目前合肥古董鉴定机构非常多

2020-02-05 15:18

古董拍卖机构高规格的“证书鉴定”,也能让赝品弄个“真品”身份吗?记者决心去试探一番。

黄先生拿起记者带的高仿品瓷茶壶端详了几秒,又拿起茶杯、缺口的碗,端详了几秒。随后就肯定地说,这种瓷器有一定价值,应该到该公司市场部估个价。记者表示,能否替高仿茶壶做一个“真品鉴定书”?黄先生表示,这没问题,但一份鉴定书需要2000元。

随后,刚才接待记者的女孩就带着记者来到该公司财务室。其间,女孩告诉记者,虽然黄先生只说了几句话,但他的地位非常高,如果记者想将黄先生的鉴定观念“固定”下来,也可以支付几千元钱,做黄先生所说的鉴定书。看到记者为难的样子,女孩表示,也可以打个折。记者表示没有带足够的钱,女孩最后透露:“我们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你和我们合作,那样鉴定费我们也可以不要了。”女孩表示,前来鉴定古董的客户,最好的途径就是和公司合作。

当看完了藏品,女孩才带着记者去找鉴定专家,“黄先生非常忙,他是抽空从故宫博物院来到合肥帮老百姓做鉴定的。”

当日中午1时30分许,记者来到这家收藏文化交流公司。在记者做完登记之后,一名20多岁的女孩出现在记者面前,她说,在见专家之前,先带记者到该公司参观藏品“定定心”。

在谈合作的时候,经理和女孩不断地说,如果合作,就需要和公司签订一份合约。公司收取一定的前期费用,将藏品拿到该公司进行展出拍卖。如果拍卖成功,该公司会抽取佣金的15%。记者获悉,前期费用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如果该公司对藏品的估价越高,前期费用就越高。

时间不长,一名身材瘦高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记者面前,他就是女孩口中所称的“黄先生”。随后,他带着记者进入了该公司4楼会议室旁的一间屋子。坐定之后,黄先生示意记者将包裹打开。

当记者答应合作之后,女孩将记者带到了该公司市场部的经理室内。一名男性经理指着记者带来的高仿茶具说:“这种藏品还不是高端的,你如果有更好的藏品,那我们就合作。你或者可以把藏品交给我们,由我们进行私下交易,或者交给我们拍卖。”

从该公司回来后,记者在联系故宫博物院时得知,故宫博物院早就声明,在职、离退休人员参加社会文物鉴定等公务性活动时,都应获得故宫博物院的书面授权。凡是没有书面授权的,均属个人行为,其后果由个人承担。

记者打开包,老板拿起一个瓷杯,只看了几秒钟就说:“看好了。”但等了好久,店老板也没说鉴定结论。当记者询问时,他才晃悠悠地伸出手说,要知道结果,首先要付钱。

记者随女孩来到该公司二楼,只见偌大的大厅内,藏品琳琅满目。女孩介绍,这些藏品中,很多都是外边收藏者的物件,被公司的专家鉴定后,自愿留下并委托公司代卖。

在黄先生替记者做鉴定时,记者并没有发现该屋内有故宫博物院的书面授权书。而记者查阅故宫博物院专家名录时,也并没有发现他的名字在其内。(新安晚报记者摄影报道)

从二楼到三楼,女孩带着记者看了数百件的藏品,并不断地介绍:“你可以看出来,请我们公司做鉴定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昨天,还有一个人带着几大包东西,坐火车从宁夏来到合肥,请我们专家鉴定呢。”

在合肥城隍庙古玩市场,记者走进一家专门经营瓷器的店。看到记者提着的塑料包,店老板马上热情地说:“我给你看看。”

记者在网络搜索到合肥政务区一家自称是专业从事收藏艺术品交易等的机构。昨日上午,记者拨通了该公司一名员工留下的电话,表示“要鉴定一些藏品,需要联系一名专家”。该员工听后立刻表示,她会请该公司的专家帮鉴定。

出了这家店门,记者继续探访时发现,一些可以提供古董鉴定的小店,都是粗略看一下就张口要钱。一名熟知鉴定市场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合肥古董鉴定机构非常多,其鉴定方式也各种各样。但总的分为两种:一种是古董市场小店面的口头鉴定,一种是拍卖机构高规格的“证书鉴定”。“有些地方,只要给钱,你想鉴定成啥样就是啥样。”该人士说。

在调查中,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商业机构在做古董鉴定时,即使一件没有价值的物件,鉴定机构也会为了开鉴定书的暴利,而将其说成“稀罕物”。随后,他们又会说服拥有者与之合作,将该物件拍卖,以赚取数目可观的前期费用。但付了数量可观的鉴定费、前期费用后,物件有可能一直呆在该机构,得不到处理。而支付的那笔前期费用,则可能拿不回来了。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